全程监管让医疗废物“生财”无隙可乘

  众所周知,和一般生活垃圾相比,医疗废物是必须进行特殊处理的。但近年来,一些不法分子利用医疗废物生财,明知违法却铤而走险。

  于是,一些用过的注射器、血包被碾碎变成了蔬菜网袋、儿童玩具等用品,悄无声息地进入了人们的生活,直接影响了人们的身体健康。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每年医疗废物产生量近200万吨,其中住院部门产生的医疗废物占总量的85%左右。

  我国制定的《医疗废物分类目录》显示,我国将医疗废物分为感染性废物、病理性废物、损伤性废物、药物性废物和化学性废物。

  浙江省卫生健康监测与评价中心专家俞汀介绍,如果把医疗废物分类处置分为起步、发展、成熟三个阶段,我国医疗废物分类处置还处于发展阶段,其主要矛盾是医疗废物集中处置能力的不适应和医疗废物减量化步伐不快,主要体现在中小医疗机构如小诊所、卫生室等的医疗废物收集处置网络不健全。

  除了医疗废物,还有未经患者血液、体液、排泄物等污染的输液瓶(袋)的处置也存在一些问题。2017年,原国家卫生计生委等8部委曾联合印发了《关于在医疗机构推进生活垃圾分类管理的通知》,将包括未经患者血液、体液、排泄物等污染的输液瓶(袋)等作为非医疗废物列入可回收物。

  当前,可回收的未被污染的输液瓶(袋)缺少通过环境评价的处置企业来直接收购。“因为有利可图,就有人敢以身试法。”安徽省卫生监督所专家马志鑫介绍,一些不法商人私下买卖输液皮管和这些未被污染的输液瓶(袋),甚至是被污染过的医疗废物。

  “在我国的《危险废物名录》中,医疗废物被列入头号废物,必须严格监管。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转让、买卖医疗废物。”国家卫健委综合监督局负责人强调,要深刻认识到医疗废物管理在生态文明建设和维护人民健康工作中的重要作用。医疗卫生机构作为医疗废物产生源头,要扎牢栅栏,决不能出现“前门治病,后门排毒”的现象。

  目前,大部分医院的后勤工作实行社会化管理。“安全责任不能一托了之。医疗卫生机构必须落实管理主体责任,法定代表人为本机构医疗废物管理的第一责任人。”这位负责人表示,要加强对提供服务的社会机构进行规范化培训以及监督管理。

  记者从国家卫健委了解到,该委于2018年全面推行了医疗卫生机构传染病防治分类监督综合评价制度,不但解决了既往一些医疗卫生机构传染病防治意识不强、自身管理水平不高问题,也解决了基层卫生监督人员有限的问题,提升了基层的执法能力。这也是对医疗卫生机构传染病防治的一次全面“体检”,其中包括医疗废物处置。同时,探索建立综合评价信用监管体系和联动响应的失信惩戒机制,促进了评价结果与医疗机构不良执业记分、等级评审等日常管理工作相衔接。

  2019年,国家卫健委针对医疗废物抽查医疗卫生机构41337家,对违反医疗废物处置相关规定行为的2122家机构实施了行政处罚,占医疗卫生机构因违反传染病防治立案查处数的80%。

  近年来,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和生态环境保护主管部门通过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正着力解决中小医疗机构医疗废物处置管理中的难点、痛点,诸如发挥乡村医疗卫生机构一体化管理、医联体或医共体等医疗管理新机制的功能,探索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医疗废物集中上送至上级医疗卫生机构统一处置的管理模式,或就近运送到持有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医疗废物集中处置单位,进行统一处置。

  据悉,上海、江苏、浙江等不少省份正在探索并推广实施“互联网+医疗废物监管”模式。例如,运用云端管理技术,对医疗卫生机构医疗废物的产生、储存、转运全过程数字监控,医疗废物全程留痕可追溯,并通过大数据分析,掌握各类医疗废物的实际产生和集中处置重量,及时应对异常情况。

  2018年10月,在江苏无锡召开的全国医疗废物管理工作会议上,国家卫健委向各省推广“互联网+医疗废物监管”模式。同时,国家卫健委卫生健康监督中心委托福建省试点利用区块链技术在医疗废物监管上的应用。这种方式,充分发挥了现代科技手段在事中事后监管中的作用。新技术推动监管创新,促进了对医疗废物治理能力的现代化进程,实现了监管效能最大化、监管成本最优化和人为干扰最小化。

   (本报记者 金振娅)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cyclingbnbs.com